金宝搏APP丨大品牌
強棒新聞

防火門企業偷工減料以次充好 多數產品不合格

瀏覽次數: 日期:2012-08-06

火災頻發,但原本可以防火、隔煙、阻擋高溫的防火門“並不防火”。 (曹一/圖)

“沒有防火證怎麽辦,持有您的品牌來做防火門”,擁有防火證的公司幹脆打起了廣告,招攬防火門生意。

防火門檢測容易受檢測人員主觀因素影響,“讓你過關你就過關,不讓你過關你就過不了關”,但企業與當地消防部門有過硬關係的則另外一說。

本來,它能將火災死神擋在門外,現在,“門神”卻丟了盔甲。

這就是中國“門都”——浙江永康防火門生產企業的現狀。原本可以防火、隔煙、阻擋高溫的防火門“並不防火”。

過去,永康門業集群(包含相鄰武義縣)的防盜門產量一度占到了國內七成,隨著高層建築的普及,火災成為防範重點,越來越多的永康防盜門企業轉向防火門生產。

2012年5月至7月間,南方周末記者在浙江永康、武義等地調查發現,防火門生產企業存在偷工減料、以次充好、檢測靠關係等諸多亂象。

防火門患上“軟骨病”

厚厚一層灰塵堆積在機器上,螺絲鏽跡斑斑,隨手在上麵劃一下,則是兩道深深的痕跡。這個布滿灰塵、長期閑置的龐大機器叫真空增壓加溫阻燃處理設備,是生產木質防火門必備裝備。

“這個阻燃設備已經兩年沒有用過了,當時是為了申請防火證,工廠驗收時用的。”浙江金和美工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和美公司)防火門事業部副總經理胡強說。金和美公司位於永康花街工業區,防火門年產能超過10萬樘。

阻燃處理是指對防火門門扇和門框骨架結構使用的木材進行阻燃處理。據了解,木質防火門的門框、門扇骨架一般用鬆木和杉木等木材製作,在製作骨架前,使用的木材必須做徹底的阻燃處理。在防火證審查條件中,消防部門把木材的阻燃處理列為關鍵工序,並明確規定企業必須配備木材真空增壓加溫阻燃處理設備。

根據公安部消防產品合格評定中心公布的信息,永康、武義一帶有9家企業具有木質防火門生產資質,南方周末記者調查了其中的6家,發現4家企業沒有按照規定對木材做阻燃處理。這些廠家的阻燃設備多是在申請生產資質的時候使用一下,一旦進入規模生產,就變成了擺設。

業內專家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門框、門扇骨架支撐整個防火門,珍珠岩板等阻燃隔熱填充材料依靠骨架固定在門中間,一旦木材未經阻燃處理,相當於患上了“軟骨病”——遇到火災,骨架就會燃燒,門扇就會變形甚至坍塌,防火門也就失去隔熱和防煙功能。

不止一位企業銷售人員表示,目前市場銷售的乙級木質防火門有可能通過消防部門的火檢,但甲級防火門“一扇符合標準的也不會有”。火檢指的是消防部門通過火燒的方式來檢測防火門的耐火、耐煙質量。一般,甲級防火門要通過90分鍾以上火檢,而乙級則需通過至少60分鍾的火檢。

和木質防火門一樣,鋼質防火門也隱患叢生。南方周末記者調查的二十多家鋼質門企業發現,按照認證標準嚴格生產的企業寥寥無幾——無論原材料、填充物還是密封條、防火鎖等配件都有偷工減料的空間。

買賣防火證

南方周末記者調查發現,除了防火門質量不過關,大量防火門企業還在做另一種生意。

目前,國家對防火門生產實施嚴格的許可證管理,必須通過工廠條件審查和產品型式試驗才能獲得防火門產品生產資格。

據中國消防產品信息網公布的信息,截至2012年4月底,永康、武義兩地共有49家企業具有防火門生產資質,但南方周末記者發現,生產銷售防火門的企業遠不止這些。

位於永康市下裏溪工業區的浙江興安工貿有限公司並沒有取得防火證,但卻在生產防火門。該公司董事長張興廣表示,可以生產防火門,不過這些防火門要打別的品牌,不能打興安公司自己的品牌,因為要用別人的防火證。

武義縣宏福五金實業有限公司也在無證生產防火門。銷售部應經理說,“我們是沒有防火證的,是從別人那裏買來的,三十元到五十元一個身份證。”

“沒有防火證怎麽辦,持有您的品牌來做防火門”。擁有防火證的浙江金鋼動力機械公司幹脆打起了廣告,招攬生意。

在永康五金城,浙江唐門金屬結構有限公司甚至設立了一個門市部,招攬貼牌生意,這家總部位於義烏的企業是國家防火門標準參與製定企業,十分看重永康的貼牌加工業務。

在永康市飛天工貿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南方周末記者看到了兩個貼著其他企業品牌標誌的產品——一個標注的是上海正消防火門,另一個標注的是東陽康壯門業。

根據消防等級和產品質量,防火門實行分級管理,但南方周末記者在浙江錢一塔消防科技有限公司采訪時發現,同款木質防火門,既可標成乙級門,也可標成甲級門。

“你要乙級門,我給你一個甲級證書不是更好嗎?”錢一塔公司的銷售人員說。

成本猛增,誰做真防火?

一般,規範木材阻燃處理有如下步驟:木材經過幹燥後裝進真空壓力罐,隨之將阻燃藥液注入罐內,繼而增加壓力,使阻燃液充分滲入木材,一般高壓浸泡時間需要6小時以上,最後將浸透阻燃液的木材取出晾曬、烘烤幹燥,方可用來製作成門扇骨架。

經過阻燃液浸泡,木材一般都會發生變形,因此阻燃過程要消耗大量木材,甚至“100根木頭,做了(阻燃)浸泡之後,隻有二三十根能用”。

“門架阻燃處理,一般沒有的,你要做的話,每平方加60元錢。”胡強說。

精明的商人非常會打算盤:每平方增加60元,每個門就會高出一百多元,100個門就高一萬多,一個工程成本則增加幾十萬。

知情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合格的乙級木質防火門,每平方的成本應該在300元之上,但南方周末記者發現,廠家開出的價格卻均為每平方200元左右。

成本成了所有防火門企業的“命門”!

鋼質防火門同樣因成本在降低質量。南方周末記者發現,按照標準門洞規格的防火門,鋼質防火門最低工程報價(不含稅)在640元/樘,最貴的報價在740元/樘,大部分報價都集中在680元左右。

永康象珠工業區的浙江福日工貿公司銷售部李經理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六百多元價位的不是真正的防火門,外行看不出來,無論是門的結構,還是防火密封條、防火鎖。

永康飛天門業有限公司銷售部李經理坦言,按照國際要求做的乙級鋼質防火門,成本價至少要1000元。

多位企業銷售人員坦承,公司的鋼質防火門可以應付一般性的現場檢查和消防驗收,但經不起火檢,一旦按照國家標準進行火檢就會現出原形。這些廠家的銷售人員提醒南方周末記者,一定要和當地消防部門搞好關係,盡量避免被送去火檢。

“特供門”、鐵關係

當然,如果不想因檢查而現出原形,企業還有別的方法——購買專供檢測的門。

“你們要是送去火檢的話,要提前和我們說,我們可以特別給你做個檢測門。”問及萬一被抽檢如何應對,永康防火門企業銷售經理紛紛向記者麵授機宜。

浙江永康市智能工貿公司副總經理呂佳莉介紹說,拿去相關部門送檢的門,每樘成本要1000元出頭,像防火門芯板的配料、密度和所使用的膠水質量都和平常生產的不一樣。

浙江金鋼動力機械有限公司銷售經理則透露,“檢測的門成本高,而且必須手工做,上不了生產流水線。”

記者在金和美公司采訪期間發現,木質防火門生產車間一片忙碌。胡強告訴記者,金和美公司還在拓展另一項業務,為別的企業做專用於資質檢驗用的檢測防火門。

據胡強介紹,要取得防火門的生產資質,必須通過國家檢測中心的燒檢,一些想申請生產資質的企業自己沒有能力生產合格的防火門,於是就會委托金和美這樣的企業生產,當然,這樣的防火門的價格也高的離譜。“每個門的價格是8萬塊錢,我們就保證能通過。”

不少企業告訴記者,現有防火門檢測結果容易受檢測人員主觀因素影響,“讓你過關你就過關,不讓你過關你就過不了關。”

據武義縣的相關企業透露,他們送檢防火門之時,都要給檢驗人員紅包,“在山東,燒個乙級門要送1萬元”。

不過,與當地消防部門有過硬關係的則無需擔心檢查。

武義縣的一家企業銷售經理讓記者絕對放心,消防驗收絕對沒有問題,他們和監管部門關係好,“真燒也能過”。這位經理還表示他們公司的防火門在江浙滬和北京地區怎麽做都沒有問題,因為和當地消防部門關係比較好。

(本文來源:南方周末 作者:劉暢 張偉龍)

所屬類別: 行業新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